当前位置: 首页 >> 特色美食

朋友,你听说过三文鱼味的冰淇淋吗-

2020-03-16

来源:

人气:6

炎炎的夏天,你最爱吃的食物是什么?凉皮?冰饮?水果?所长最爱吃的是冰淇淋!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关于冰淇淋的好玩的事儿冰淇淋是人类文明的灯塔!几年前的四月,我带了两个番茄,徒步前往峰区()里的一个小镇, 这条路线走过绵延公里的牧场和森林,全程总共遇到三个活人,不时得踩着断木横跨湍急小溪,徒手分开矮柳和荆棘,穿过分巢的蜂群和蘑菇原野, 只有所长一个人关心那两个番茄?四小时后,我顶着一头蛛网,筋疲力尽地爬出最后一片树林,一身烂叶子,鞋子湿透,裤脚沾着牛粪,准备迎接群山深处的“香格里拉”, 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辆冰淇淋车,窗口排着三十几个举着彩条风车和其他什么蠢玩具的大人小孩, 世界悬疑片,有些道具总要到某个特殊时刻你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意义, 一个不吃冷饮的我,非要经过一段死去活来的轻率徒步之后,才会明白冰淇淋是又甜又软的文明灯塔,当人终于跋涉到各种蛮荒的边界,难免受其照耀, 为痴狂的美国佬二战结束后的年,这一年,平均每个美国人吃了公斤冰淇淋,我打开冰箱算了一下,相当于个光明冰砖支可爱多大桶八喜,不敢算哈根达斯,感觉要破产, 美国人对的狂蚀烈爱,就跟英国人对天气的痴迷一样举世闻名, 能这么吃的冰淇淋一定很好吃, 从世纪至今,美国各州有一系列“礼拜天法案”(或称“蓝色法案”), 这是一个性质的法规,禁止人们在周日(安息日)做许多“不安息日”的事情如购物或喝酒,也曾包括(兴高采烈的)吃冰淇淋, 传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机智的美国人民在世纪末取消了配着冰淇淋吃的苏打水,改为往上面浇了点儿果酱,给它起了个新名字叫圣代(,和“周日”相近), 我不住想,几千年后的历史学家翻看这些教科书,未必会对这个时代的知识技术水平印象深刻,倒是有可能认为这个时代的人们总是围绕着冰淇淋讨论问题,这玩意儿指不定就是某种(可食用的)神, 有时还会伴随着某些形象出现古代人们就爱吃“冰淇淋”了不过,冷饮并不是个转瞬即逝的现代魔咒,它已经陪伴了人类上千年, 对甜食的爱跨越了种族、文明与历史,至少在古希腊罗马时期就已经有了冰冻饮料,中世纪阿拉伯人也喝一种叫的冷冻饮料,浇上樱桃或石榴调味, 在没有技术的时代,冰冻饮料需要在冬天跑到山上或者河里,用人力采集巨大的冰块,然后储存在深深的地窖里,用盐和大量稻草保温, 为了吃冷饮,大家都可拼了, 爱有些不顾一切,因为亚洲人患有乳糖不耐的比例高达以上,而冰淇淋几乎都是乳制品, 以前的人们没有,只能冬天拉冰块既然乳糖不耐(以及它带来的典型肚子痛,或者不那么严重但尴尬的问题:不停放屁)都阻止不了中国人在唐代就发明了冰冻酸奶,未来的人们很可能也不会忘却对冰淇淋的爱, 你想过这些也能做冰淇淋吗?实际上,现代冰淇淋已经和它在世纪意大利的直系祖先(加上调味料或水果的冰冻乳制品)有了很大差别, 数百来,我们给予冰淇淋更均匀的口感、更高的乳脂,填充进空气,冷冻技术从稻草、河冰和盐,进展到了冷柜和液氮, 为了照顾不耐受人群,许多品牌还推出了不含乳糖或者以豆奶为原料的冰淇淋, 最的变化大概是口味:上世纪年代的时候,巧克力脆皮还是个专利,而今天可能连麻婆豆腐味的冰淇淋都有了, 关于脆皮,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巧克力脆皮来自一个小男孩的纠结, 他在店踌躇于买巧克力还是香草味的冰淇淋,店主机智地说不要想了,我帮你香草外面涂层巧克力不就好了嘛——锵锵,从此人类有了脆皮冰淇淋, 话说回来,世界的美食正在变得越来越唾手可得, 那次徒步之后数年里,只有两顿冰淇淋让我印象深刻:所长亲手研制的特供芥末海盐冰淇淋,和室友用朴素的材料工具在家自制的无糖芒果冰淇淋, ,甜食冷饮仲夏夜,就是不孤单的秘密朋友,你听说过三文鱼味的冰淇淋吗-

TAG:
相关内容